• Yun

唐朝日常 - 寻情记(1)

Updated: Dec 1, 2017


引言


双11刚过,各位狗们除了剁手剁脚还干什么了?生活不要太萎靡啊亲,宅在家里剁到死,到头还是狗一只。不妨学学唐朝妹子,想要什么就敢敢上。各位亲,你们可是比人家多活了1300多年呢,在感情这件事上,至少得对得起这历经千年的基因进化啊。


唐朝,虽然是1000多年前的封建社会,但是由于程朱理学还没有被他妈生出来,对妹子们的的荼毒还是不值得一提的。所以,妹子若是想男人了,一颗春心等待开花结果了,主动上手搞一搞还是有的希望的。


看吧,又一位被小说和电视剧耽误的大好青年。哎,噫吁呼……


当然啦,在唐朝,抛头露面的小嫂子的确不少,骑大马穿男装的萌妹子也大有人在,那也不能说明在唐朝你想撩汉子就能撩,对吧。咱们得矜持,不然被那些劳什子的长舌男们盯上写进唐诗里,那也是很影响恋爱运势的。


那究竟怎么做才能有的放矢地一诉衷肠呢?我们不妨从七月七开始聊起。


乞巧


七月七不就是中国情人节吗?还以为能讲出朵鲜花儿来,没想到是炒剩饭啊。浪费时间。这你可错了!


在唐朝,农历七月七是“乞巧节”,是个以妹子们为主角的节日。“乞巧”不懂没关系,“乞丐”总明白吧,“乞巧节”说白了就是“老天啊,我求求你啊,赐我点灵气,让妹子我拥有一双巧手吧!”


现在大家都知道了吧,“乞”就是”求求你“的意思,所以呢,我们不妨给这个声名远扬的中古节日一个洋气的英文名——“the begging festival“。


虽然起源于牛郎织女,但身为具有超强国际影响力的天朝上国的子民,怎能没一点特立独行的气质?于是,唐朝男女们硬生生把它过成了“begging“的样子: 少女们求啊,“织女娘娘,求你赐我一双纤纤手,让我可以一手织星月,一手烹佳肴吧;求你赐我一个好相貌,让我可以仪态万方,脱颖而出吧;求你赐我一个妙郎君,让我们水乳交融,恩爱千年吧!”


哎,可怜这些1300年前的妹子啊,没有微博小号可以当树洞谈心,没有微信分组可以隐晦地告白。为了坚定不移地彻底落实当朝的礼仪法度,恨不得在这一夜把这辈子想要的都给求了。


毕竟还是“我种田来你织布”封建农耕唯我独尊的天下,要是真能像心中所求那样有巧手能挣钱能生活,要是还能长得漂亮就有了挑选的资本,要是再来一只器大活好,啊不,贴己疼人的忠犬相伴,那就真真两个字,“完美”! 都说了封建迷信害死人,作为一名不唯物不唯心的社会主义接班人,我真是对她们愚昧无知的行为痛心疾首,但能怎么办呢?毕竟那时候的唐朝还是普遍存在着鬼啊神的,并且整个天下还是靠他们来主宰的,捂脸跑……


所以为了抱鬼神们的大腿,以达到彻底改变人生的目的,妹子们必须豁出去啊,究竟该怎么求呢?


方案一:看天意。


蜘蛛,在变成吃和尚肉的小妖精之前,还是一种挺活泼可爱,古灵精怪的小动物;在吐丝结网建成盘丝洞之前,还是有一些积极向上地象征意义的。


要知道在更,更,更早之前的汉朝,就已经有用蜘蛛网来判断吉凶的习惯了,但我天朝子民为了体现出深藏体内的朝代归属感,怎么甘心对古老的传统进行生搬硬套的运用?


于是,从汉朝单纯的用蜘蛛网算凶吉,再到魏晋把蜘蛛放在香喷喷的水果之间结网,我大唐妹子终于玩出了新花样——把蜘蛛直接关进盒子里!


什么?这是要孵出一只蜘蛛侠啊!当然不!妹子们是这样考虑的,既然通过蜘蛛网可以求到心灵手巧,那何不直接进入主题呢?简单粗暴地关进盒子里,让我的蜘蛛没有任何干扰,一心一意织一夜,我就不信得不到一片密密麻麻的蜘蛛网!毕竟,在唐朝是用蜘蛛网的疏密程度来看你七月七那晚有没有许愿成功的。


难道没人想过,万一蜘蛛半夜暴毙呢?


方案二:考眼力。


在那个爱迪生还没出生的异国他乡,在那个还没有眼镜辅助的千百年前,想要维持一个好视力还是要看运气的。


正是由于难度系数高,于是妹子们在抓蜘蛛的基础上玩出了新高度!在本就细如牛毛的绣花针上敲出了两个,三个,四个五个小洞洞,在七月七的夜晚,一群衣着光鲜的妹子坐在洒满月光院子里,一手拿针一手拿线,对着月光进行穿针大比拼!谁先穿过,穿得多,谁就获得了织女娘娘的赐福! 不知是为了增加难度,还是她们也信了“一根藤上七朵花,转身就变葫芦娃”的封建迷信故事。于是,挑事儿的妹子们在四孔的基础上又进化出了六孔七孔甚至是九孔的绣花针!


实在是太丧心病狂了,我只想说,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方案三:拼人品。


这又是一个与绣花针相关的噩梦,啊不,是白日梦。因为它发生在七月七太阳正大的大中午。


只见那一群衣着光鲜的妹子围着一个已经在阳光下晒了好久的水盆子,她们干什么呢?看蜘蛛游泳?当然不是,都说了是跟绣花针相关了。她们在看针游泳!因为水放久了,水面就会结一层薄灰,这时候把针放在灰尘上,看谁的针不下沉,谁的针在水里投射的影子更复杂,比如鸟兽这类的,谁就得了织女赐福。


真是够了!这么漏洞百出的谣言会有人信也是撞了鬼了。算了,毕竟唐朝鬼神多,谁叫天朝上国的子民们是认为国家是由鬼神主宰的呢? 且不说这得看当天的空气质量,要是赶上个沙尘暴,我想不光谁的针都不会沉,而且谁的针都不会有影子吧,毕竟灰厚呢不是?


没文化,真可怕!


看来为了脱单,为了男人,为了木秀于林,从古至今,女人们总是乐此不疲地以自我折磨,啊不,是以自我提升为己任。


眼见七月七的主力军——妹子们,都如此奋发图强,看得身为社会栋梁的雄性们也是荷尔蒙激增。


于是,少年们也求啊,“魁星老爷,求你让我一举高中吧!小哥我为了等这一天已经清心寡欲很久啦,或者你先给我显个灵,让我娶上五姓女?这样小哥我每逢初一十五都给你送吃的!” 魁星老爷?不认识不要紧,人家是主管考试运势的,咱们学渣没这方面顾虑,毕竟“一举夺魁”这种事和我们也没啥关系,呵呵。


但是人家少年要是求好了,那可就不一样了,毕竟拿个功名再写得一手好诗,还是很有可能娶上五姓女的。这时候你可能要说了,五姓女?心不小啊,还想要五个不同姓的老婆,肾宝加身都跟不上的!


亲,此五姓非彼五姓!虽说科举制度已经有了,从一定程度上也给了凤凰男们一些飞黄腾达的机会,但大家千万别被电视剧给骗了,你以为金榜提了名就能顺风顺水?童话里都是骗人的好嘛!


作为还是有很大权力和影响力的高门大姓氏族,“五姓女”就是传说中的“七宗五姓”,也就是唐朝最有权有势有根基的那几个姓里面,还没出嫁的女孩子们。


虽说唐朝皇帝们或多或少都有采取一些方式方法来遏制这群大佬们的势力进一步发展,但“强龙不压地头蛇”,咱们老李家毕竟是头一遭当皇帝,可名门望族作为上层阶级,却已经在华夏大地上生根发芽了几世几代。虽说是哪几家,在几百年来有些许变化,但这种世家可是皇帝和朝代们都死了几拨儿了,都倒不了的主!


这不,就连武则天她老公都非常喜欢的宰相薛元超,这种精英中的精英,临老临老了都还在捶胸顿足地恨自己这辈子都没能讨到一个从五姓出来的妹子当老婆!别以为我在瞎叽歪,身为一个考据派说话那可是有根据的。


知道他这辈子三大悔恨的另外俩悔是啥?第一他恨自己这辈子都没考进士(呸,薛家那也是很有派头的,家里子孙哪能沦落到跟凤凰男们一起参加科举?),而恨自己这辈子都没能参与写国史都只能排行老三好不好!


由此可见,能成功勾搭上一个“五姓女”那简直就是获得了身份,获得了人脉,获得了翻身农奴做主人的机会,获得了洗清祖宗八代背景的能力啊!


讲到这儿,少男少女们愿望也许完了,接下来该怎么办呢?总不能夜里想法千千万,早上起来走老路吧! 到底妹子应该怎么才能邂逅忠犬男,少年怎么才能偶遇五姓女呢?


这得从如何寻找“潜在对象“说起!(tbc...)


57 views

           by Dressed Up Dreams Photo Studio